mg游戏网站 > 网站首页 >

在北京市朝阳外国语学校就读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之前每次有人问我在哪上学,我说在朝阳外国语学校,人家就说,嚯,你们这学校全英语教学啊?我说,嗨,哪有啊,「外国语」其实就是英语很好而已——听起来很怂,但没错,这其实就是朝外最能吹、也是最敢吹的一点。北京的高考整体来说确实是比别的地方简单,来到大学之后,确实智商被衡水、江苏、浙江大佬碾压;然而奇怪的是,这样的情况却几乎没有在英语上体现出来——和之前朝外的同学交流之后甚至还发现,这并不奇怪。我在朝外上了六年,先说教材,教材全部是牛津或剑桥的原版,人教版的教材压根儿没用过;再者,六年真不是吹的(朝外小学的情况不是很清楚),这一点就算是在大学也是很难保证的——这也就直接导致在大学英语课上整节课听力但毫不犯怵。我在传媒大学,其他同学们的英语老师口语简直不敢恭维,而我很有幸赶上了一个发音极佳、口语超强的老师;但我不得不说,

  除了英语,另一个值得我拿吹肺活量的劲r吹的科目就是化学(虽然我的化学是理综里最拿不出手的一科)。杨頔老师和我见过的所有老师都不一样,且不说他多么有情怀,就说化学教学,他在朝阳区出过一模、二模题,对出题者的思路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因此讲课、讲题都可以站到一个极其高的角度来进行。且不说会不会有老师专门拿出课来讲《考试说明》和《2016年北京高考试题分析》,我敢保证不会有老师在「宏观与微观」、「物质的变化是有条件的」这些别人一带而过甚至看都不会看的字眼上扣好几节课吧。这些思想上的东西,看着很虚,但真的会让你对理综大题的思路有一个极好的把握(印象最深的就是2017朝阳一模的那个管管r的那道题)。

  数学,你们都吹茂哥,可惜,没上过他的课,这个,没法吹。但小兰同样值得吹!兰久和老师虽然讲课讲不出来什么花r,但讲课思路及其清晰,掰开了揉碎了给你讲,为了讲清楚不惜写满满一黑板的板书,解析几何从来都是一步不落地在黑板上吭哧吭哧地写,个子不高,垫着脚写板书的样子,看着让人心疼,这就是负责的最好体现吧。

  物理的话,崔颖老师我真没觉得那么水,相反我觉得他讲得其实很好。虽然搞过iPad翻转课堂、「演」课等所谓「形式主义」,你问他近代物理的问题他几乎答不上来,但是不可否认的有这么几点:1. 他讲课内的知识讲的很清楚,以讲物理实验为代表,学案相当好用,不夸张地说,一套篇子搞定,21题拿满没问题;2. 注重课本。这一点虽然是区里和市里明确要求的,但我和一位现在在陈经纶上高三的同学交流过,他们物理课从来没用过课本。结果呢,模拟题、高考从书里出了数不清的原图、原话。

  生物,高一的时候某老师的课简直是水,这个我真的呵呵,实在是耽误事。还好高三的时候来了李峰老师,才拯救了我的生物。

  语文……我确实是对不起程静老师。她确实是一位好老师,但我大概真的是不习惯、不合适她的教学方法吧。

  这个我真的是无力吐槽。我真没见过三十来个人住一个宿舍这样的事——这跟我大学同学说他们都不信。(虽然其实这样的宿舍我住着还是很习惯的。)伙食真的是别提了,虽说,「抢饭」已经成为朝外文化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也是最为我们津津乐道的一部分,但你总归能从「抢饭」这俩字里感受到我们是在多么窄的夹缝中苟活了吧。11:50下课,就算11:51到达战场,12:00能拿到饭怕是都算走运了。我就不说我们在饭里吃到过什么了,说了怕你们恶心。不行,忍不住,还是要说:钢丝球、胶皮手套、头发、苍蝇!干毛线呢您这???饭,每顿三个菜,平均每天一个菜没法吃。我就不懂了,好好的猪肉,好好的木耳,好好的胡萝卜,您干嘛非得做成鱼香肉丝????????赶上个酱爆鸡丁,非得炫耀一下朝外食堂衬盐啊还是怎么着,我感觉吃一口顶上我吃一年饭吃的盐了。然后你说吧,这么难吃的饭,赶上千年难遇的鸡排鸡腿,哪回痛快给加过,加饭跟欠盛饭的五百万似的,甭跟我说什么每顿饭都是有严格的预算的,一顿饭18块,我到外面吃都吃不了18。后来说为了解决不给加饭的问题,学校和食堂协商说12:00之后开始给加饭,好,等到了现场,还是他们是大爷,有一回我12:00之后去加饭还被盛饭的大胖子骂,一班的估计大多知道这么回事。外地的大学同学说,真不知道到底我上的北京的高中,还是他上的是北京的高中。

  但是不得不承认,这还是应了那句老话,「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正因为这样艰苦的环境,才有了我之后在军训、在大学的比别人强的适应能力。说实话,别人看着恶心的军训的饭我觉得很香,我很知足;别人觉得睡不惯的床,我也觉得适应。

  还记得这是高一的时候我们写过的一篇作文的题目。客观地说,朝外在学生活动方面,在北京的高中里绝对算差了。学生会职能受限,老师办活动也是一道一道摸不清的沟沟坎坎。但你要这么说朝外只搞学习,那我第一个反对。

  好吧,诗我真是吟不出来,但理r是这个理r。他是一位有着北京人的局气,更有着由内而外的人格魅力和情怀的老师。你能想象一位教化学的男班主任竟然每天强行占用早自习来给我们讲中国古典诗词吗?你能想象他竟然在化学课上带同学玩「飞花令」吗?你能想象他举手就在黑板上写下一句句诗的潇洒吗?

  杨頔老师经常在私下和我交流关于书法的问题,我们写了作品会互相给对方看,虽然他只学过一小段书法,但我经常能从他那得到很多我看不到的东西,文化、意境层面的,那些我很少留意的东西。这些东西的领悟,在我看来可能重要性不比写好一个字差。

  再有想怀念一下以西咪(杨华老师)。一位宿管能和学生打成一片,多么难得;最后又因为心疼学生深夜在被窝里打手电学习让他到自己的办公室学习却被有私仇的主任状告到校长那里而被开除,这又是多么可惜。真的希望这条回答以西咪能看到;也真是遗憾没能在初一开始就住宿。

  同学之情有多么深厚我就不赘述了,说太多故事显得矫情。但我非常想强调一点,我在朝外几乎没有见到过因为怕对方超过你而不给对方讲题这样在别的学校为人司空见惯的现象。这可以说是同学之间感情深厚的最好体现了吧。

  看了别人的回答,又回想起那段说「鸟语」,以「赵哥绿了」「赵棒」「赵速」「史哥管纪律」「李子君班费买烟」为乐的时光了。到了大学就发现,大家都奉行一个字:「损」,而像高中那样的百分百与人为善的交往方式,恐怕真的回不去了吧。